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明白你会来,所以我等

爱我的,不用追。不爱我的,追来何用

 
 
 

日志

 
 

【转载】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2016-01-03 17:05: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4、那些水

 川藏的水是我见过少有的没有污染的水,有清蓝的、有碧绿的、有雪白的、有浑黄的,就是没有内地常见的那种乌黑发臭的,有时候你感觉不到是一潭水,仿佛就是一面镜子、一块水晶或者一匹丝缎放在那里,真想跳进去畅游,不过刺骨的冷会马上打消你这个念头。我们还真的在西藏的河里洗过澡,在登巴村条件极其简陋的眉山住宿店,我们趁着太阳还未落山之际叫喊着在河里洗澡,引来了藏族妇女和狗,哈哈!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青衣江,经过的第一条江,这么好听的名字当然一路美景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大渡桥横铁索寒,大渡河和泸定桥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流过康定县城的折多河,河水总是这么湍急吗?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雅砻江流过雅江县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人间仙境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好似一潭碧玉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金沙江有着细腻的沙岸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我们等了一个多小时泡温泉,结果……温泉山庄的温泉确实不怎么样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澜沧江,像一条铺在谷底的绸缎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在左贡,进西藏后我们第一次见水泥路,也见到了令人心醉的玉曲河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左贡县城静静的躺在玉曲河的怀抱中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河水总是这么静静流淌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怒江桥有武警把守,车辆只能依次通过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怒江,不怒自威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在西藏的河水中洗澡实在很冰爽,不过请勿模仿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高山雪水,胜过任何矿泉水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安久拉山垭口的海子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清蓝色的河水,晶莹通透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然乌沟的雪水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然乌湖的早晨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泛舟然乌湖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湖光山色,美不胜收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天蓝山青水绿,去西藏吧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然乌湖的出口就是帕隆藏布江的发源地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天上来的瀑布?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排龙天险14公里临江险道由此桥开始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排龙“一线瀑”,有朋友问我是不是人工的?我晕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小溪边的松树挂满松萝,松萝对环境的要求可非常苛刻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林芝不亏“西藏小江南”,别有一番水乡风味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想起扎西顿珠的歌:“林芝的河,康定的歌”,林芝的河可真像一首歌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尼洋河中的“中流砥柱”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日多乡的温泉,可惜有些贵,没去,不过一路泡了3个温泉,也够了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平缓的拉萨河

 

5、那些景

  “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川藏回来后看不到景色了,最美的景色还没有在相片里,都在我们心里,其实真正的风景在路上,这个只有骑车的人才能感受到。不过,每个骑行的人可能都和我一样,刚开始没什么风景的时候什么都想照,后来满眼风景的时候看都不愿意多看一眼,审美疲劳啊,管它什么蓝天白云、碧水青山、牦牛山羊的,关心的是这坡什么时候结束,到了拉萨没有。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雅安名山县的茶马司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雅安市天全县苏维埃广场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摄影家天堂——新都桥镇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119道班——我们积雪的自行车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山谷间的藏族村庄,生存环境恶劣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草原明珠——理塘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转?轮回?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理塘长青春科尔寺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藏版千手观音?其实好像是藏传佛教密宗中男女同修的欢喜佛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摇动所有的转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垒起玛尼堆,不为修德,只为投下心湖的石子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理塘白塔公园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白塔上空盘旋的鹰群,可能有天葬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藏人村落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理塘大草原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建在山坡上的房屋,真不知道他们怎么生活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这美景我忍不住一发再发,这哪里是人间啊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巴塘,不知这鸟、兔、猴、象是什么意思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臧人家大块的太阳能板,应该很贵的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澜沧江流过竹卡大桥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澜沧江大峡谷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西藏的云都是一幅变幻的画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河边的藏族村落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插国旗的藏民居,过左贡县后很多,应该是政府要求的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这个留言其实很有道理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Is Tibet,not Switzerland,三脚猫英语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西藏第一个国家地质公园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鲁朗风光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鲁朗五寨入口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西藏电话第一村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秀巴千年古堡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工布江达县秀巴村有5座千年古堡,相传为格萨尔王为示其威所建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古堡内部木质楼梯已腐烂,成为了乌鸦的巢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地图上标有阿沛庄园这个景点,我辛苦推车上山,结果就这破屋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福建援助的阿沛新村,村里有个当官的就是不一样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318国道上的“4444”里程碑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传说中的牦牛难道得道升天了?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沧桑的白塔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蓝天、白云、碧水,尼洋河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土蕃王国的创建者松赞干布出生地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清洁能源太阳能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环保能源牛屎堆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布达拉宫,我骑过来了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大昭寺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在大昭寺前发呆了几天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十万个长头只为来世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十万次转动只为轮回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愿你们有美好的来世,我还是更希望把握今生

 

6、那些生灵   

 那些动物、植物还有不知是动物还是植物的家伙。

 到了高原我们不得不赞叹生命的可贵,空气稀薄、气候寒冷、土质贫瘠的高原上总有一些生命在热情地绽放着,尽管可能一季的花开都等不到一个欣赏的路人,一生的美丽也吸引不了一瞥赏识的目光,但这些生灵依旧顽强地生长怒放,就像藏人,顽强地生活在这苦寒的高原。不过,那些花朵真的是漂亮,经过雨雪冰冻,比温室里的花草鲜艳许多。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雅安这只葬身我们腹中6斤多的大公鸡,怀念ing……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去康定的路上到处都是满树的樱桃,找个没人的地方我吃了个饱,不好意思!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折多山盛开的野花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耸入云天的云杉应该是西藏的象征之一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高原上不知名的小草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牦牛吃虫草,我吃牦牛肉”,卖牦牛的广告词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虫草来了,理塘是藏区虫草的大集散地之一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我在理塘买了10条,其实鲁朗更实惠,路上拿来泡水喝,没感觉!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牦牛是西藏真正的主人,从不让路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来找找看,找到了旱獭和乌鸦吗?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河边聚餐的秃鹫,西藏的大乌鸦在它旁边也显渺小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饭后散步的秃鹫们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悠闲吃草的马儿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河中竞速的野鸭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5000米高原上的地衣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快6月了,西藏的油菜花正盛放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路遇几个真正的驴友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怒江边的山羊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西藏的树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沾满露珠的野花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寂寞的怒放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绿叶也要出彩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藏人的主食青稞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长满松萝的松树,松萝对环境的要求可很苛刻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紫色的花骨朵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经过风吹雨打的野花不比温室里的鲜花漂亮吗?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谁能告诉我这松果为何是紫色的,一路只看见这两颗树如此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这朵花实际上偏于绿色,古怪的颜色,闪光后颜色不明显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色季拉山上盛开的杜鹃花,每年4-6月都有满山的杜鹃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也许我是这几朵花唯一的欣赏者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鲁朗林海,鲁朗镇最著名的景点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核桃大家都吃过,长在树上的可能见得不多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欲与天公试比高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一路的小藏猪真的可爱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西藏的乌鸦比内地的大很多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墨竹工卡的沙棘林自然保护区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二) - 木子弓长 - 驴游记

临近拉萨时大片的油菜花

    待续……

请继续浏览: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一)》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三)》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四)》

《艰苦的川藏,神秘的树葬,惊险的墨脱(五)》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