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明白你会来,所以我等

爱我的,不用追。不爱我的,追来何用

 
 
 

日志

 
 

仙女杯属(Dudleya brittonii) [多肉植物图鉴]  

2017-02-25 16:29:49|  分类: 【多肉植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仙女杯属(Dudleya brittonii) [多肉植物图鉴]
                   

目录

仙女杯属(Dudleya brittonii)

所属:景天科(crassulaceae)

拉丁学名:Dudleya brittonii

仙女杯简介

仙女杯属成员的自然栖息地位于北美洲的西南部,无一例外。实际上,大约98%的品种生长于北美洲的西海岸,包括下加利福尼亚半岛,即墨西哥的Baja Sur和Baja Norte州,和美国的加利福尼亚和俄勒冈州南部地区。少数几个品种曾在亚利桑州那甚至聂华达州现身,但我没有见过原产于墨西哥本土的记录,如果有的话大概是在Sonora附近。它们的栖息地集中在墨西哥和美国接壤的沿海地带,靠近加州的圣地亚哥。仙女杯属非常青睐海岸线一带,但也有些品种将栖息地拓展到了附近的山地和沙漠中。从海拔上来看,它们中的大部分生长在海平面左右的高度,少数甚至能够扎根在半岛的山巅上。许多品种喜爱峡谷地带,甚至能够在与地面垂直的绝壁上生长,而且常常是在峭壁的背阴面。岩石夹缝中的一丁点泥土就能够供其存活,有时候甚至完全不需要阳光直射。

目前仙女杯价格比较贵:

  • a,无法叶插繁殖(X宝偶有看到写着仙女杯叶插苗的,那店主真神人也!!)
  • b,只能播种与砍头繁殖
  • c,种源稀少

仙女杯三个亚属

仙女杯目前分为三个亚属。实际上,早些年植物学家们认为这三个亚属分别是独立的属,直到最近才由植物学家Reid Moran合并为一个属。这次合并的理由很充分,下面将谈到。它们那有名的属间杂交可育性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论题。三个亚属中所有的品种均为多年生植物,叶子几乎都为莲座状排列,其中许多易群生。叶子是肉质的,常为绿色,被白霜。叶子的形状则大都为又尖又窄,但不同的品种间相差较大。花序通常很高,从植株侧面伸出,而非顶部。花朵相较于花序则非常地小,其中两个亚属的花朵和景天属的花很相似,其中一个是星状,能够完全开放,另一个则是半开的钟形花。花瓣5片。花色为黄色到淡黄,少数为橙色甚至红色。三个亚属的所有品种都不耐寒,无法承受严重的霜冻。仙女杯亚属的某些品种来自亚利桑那州的山区,但也只能忍受轻微的霜冻。

所有品种的染色体数目都为17的倍数,这不论对谁来说都是个奇怪的数字。更奇怪的是,三个亚属间的所有品种属间杂交都轻松可育,以至于哪怕是在自然界中属间杂交都时有发生。这就导致了一些被称为属间杂交品种的出现,有天然的,也有人为的。有些杂交品种将会在下面的品种名录里写到。这种属间杂交的可育性是将三个亚属合并为一个属的最有说服力的证据,但直到最近才有人认真地考虑这个问题,并将合并付诸实践。

仙女杯亚属

仙女杯属,仙女杯亚属(GENUS DUDLEYA, SUBGENUS DUDLEAY)

在上面的小标题中,“仙女杯”三字出现了两次。对新手来说,属和亚属的名字一样可能会让人觉得很困惑,但在植物学领域内这其实是很常见的事情。仙女杯亚属涵盖了2/3的已知仙女杯品种,也就是通常意味上的“仙女杯”。但奇怪的是,尽管品种更多,自然环境下的仙女杯亚属植物数量却不如下一个亚属的植物那么繁多。仙女杯亚属植物的叶子呈莲座状分布,扁平,绝不会长成笔杆那样的圆柱型。因为花瓣部分连在一起,它们的花不完全开放,为半闭合的钟形或壶形。

仙女棒亚属

仙女杯属,仙女棒亚属(GENUS DUDLEYA, SUBGENUS STYLOPHYLLUM)

要知道,仙女棒之前是一个独立的属,直到最近才变成了仙女杯属的亚属。这个亚属中的许多品种都看起来和上一个亚属很像,但也有些很明显的不同之处。它的拉丁文名(STYLOPHYLLUM)意为“笔杆般的叶子”,而这就是它们最显著的特征了。这个亚属中大部分品种的叶子都是圆柱或半圆柱形的,像笔杆或者竖直劈成两半的笔杆一样,不是扁平的。当然了,也有的品种是徒有其名,并非严格的圆柱形叶子。它们的叶子长度通常是宽度的许多倍。这个亚属中的品种都是多年生植物,花通常为白色,有时呈粉色或红色,不会出现黄色或橙色花。由于花瓣不相连,其花朵可以完全盛开,花瓣展平或接近展平,就像很多景天属的花朵一样,和上一个亚属的钟形花区别很大。论品种的话,这个亚属约占仙女杯的四分之一,但有些品种在特定的地区非常昌盛,其植株数量可能远不止当地仙女杯属的四分之一。它们中的大部分都生长迅速,很容易种植,但不耐寒。在下加利福尼亚(墨西哥统治下的一个半岛,在美国加州的南边),所见最多的就是这个亚属了。它们占据了海岸线附近的大片领土,通常生长在沙地中。

春石莲亚属

仙女杯属,春石莲亚属(GENUS DUDLEAY, SUBGENUS HASSEANTHUS)

和仙女棒亚属一样,春石莲亚属早期也被认为是一个独立的属。但和仙女棒不一样,这个亚属的植物看起来和仙女杯属的其他成员一点也不像。将它和其他两个亚属合并到一起的原因和之前提到的一样:属间杂交可育。即便在自然界中,它和其他两个亚属之间的杂交品种也不时出现,更不要提在那些把不同亚属紧挨着摆放的温室中了。这个亚属的品种总数很小,植株在自然界中也并不常见。

春石莲亚属的叶子和其他两个亚属大为不同,通常不是肉质的,也不呈莲座状排列,叶片之间的空隙较大。茎部长而细,比其他两个亚属的茎部要瘦得多,有时多枝杈,看起来和普通的植物比较相似。这个亚属也为多年生,但有些品种的习性更接近一年生植物,因为其茎、叶和种子在短暂的生长季(春季)开花过后会消失一段时间,但因为它们有一个小小的块茎或球茎还存在于地下,所以理论上还是多年生的。这是其他两个亚属的植物所没有特性。

花常为黄色,和景天属的花一样能够完全开放。实际上,其中有些品种之前就是被归为景天属名下的。花朵有时有麝香味。这个亚属的品种很少,不到仙女杯属的四分之一。它们在自然界中也并不乍眼,即便是在开花的时节也很没有存在感。它们的园艺价值不大,往往只是在植物学的角度上比较有吸引力。很少有人收集这个品种的植株,据测也不容易养殖。

三亚属总结

三个亚属中的所有品种均为多年生,5片花瓣(偶尔6片),染色体数目为17的倍数,可能为多倍体。这样的染色体状况在景天科里是非常独特的,给仙女杯属平添了一份魅力。

仙女杯三个亚属中的所有品种都有一个共同点:不、能、叶、插、繁、殖。这太奇怪了,因为很多墨西哥的景天科品种都很容易叶插成活,比如和仙女杯外表有几分相像的拟石莲。而这恰好是仙女杯和拟石莲最根本的不同之处。另一个根本性的不同之处在于,虽然仙女杯的三个亚属内部杂交得很开心,但它不能和景天科的其他属杂交。这就意味着虽然拟石莲和景天等属看起了和仙女杯很像,但永远没办法和它产生任何杂交后代。自然条件下不行,人工环境下亦然。植物学家曾经试过强迫它们杂交,但它们不领情。仙女杯和拟石莲是本质上不同的两个属,但那及其相近的外表又证明了二者之间的亲缘关系,这种意外的不相容性要如何解释呢?下面我们将讨论这个问题。

仙女杯演化史

仙女杯是从何而来的呢?植物学家们对这个问题很感兴趣。要知道,仙女杯和拟石莲都不是旧世界(亚欧大陆)上的品种,这就意味着它们是在版块分裂后漂移到(或几乎漂移到)新世界(美洲)的位置之后才出现的。但即便是在新世界里,仙女杯和拟石莲也不是同一个版块上的物种,虽然相距倒是不远。许久以前,大陆的位置和现在是完全不同的,当这两个属走向演化之路的时候,新旧世界可能还相距不远。

(译者注:以下数句穿插介绍版块漂移学说和泛大陆,略去不表1) )

DNA检测显示仙女杯的亲戚(莲花掌属等)如今分布于加那利群岛,而相似地,拟石莲也在遥远的地方有近亲。作为最近才兴起的一门学科,DNA技术在这方面的应用时间还不长,希望随着科学家们在这个领域挖掘得愈深,我们在这方面的知识也能够更加丰富起来。但大自然所留下的印记并不一定是完整无缺的,所以我们很难掌握全部的真相。

现在普遍接受的观点是,很久以前新旧世界是挨在一起的,植物和动物能够自由地传播和迁徙,因此那个时代出现的所有科、属和品种在整个泛大陆上的都是统一的。但在随后的两千万年里,泛大陆分裂了,大西洋从中阻隔了新旧世界。我们对这中间的细节知之甚少,甚至永远无法查证了。但“DNA序列”表明,仙女杯和如今分布于欧洲和非洲的一些植物有亲缘关系。

随着大陆之间越漂越远,植物和动物界出现了地理上的物种隔离。它们无法分享各自在演化中所出现的变化,于是新物种慢慢出现了。无论在新世界还是旧世界里,演化本身是一个缓慢而稳定的过程,但稳定并不意味着在不同地点发生的演化是一致的,所以不同的大陆上便出现了不同的品种。确实,新品种都是从老品种演化而来的,但演化进程在不同的大陆上却不一样。在漫长的时间里,各个大陆上的新品种又演化出了更加不同的后代,以至于必须要以新的科属来为它们分类了。

在泛大陆分裂后才演化出来的科属,由于其演化历程的巨大不同而失去了属间杂交的可能性。因此,现在原产于墨西哥的品种与原产于欧洲的品种便无法杂交了。但在基因层面上,二者却来自同一个祖先。这可以由现代科学证明。而这就是为什么拟石莲属植物看起来和仙女杯如此相像,却又如此不同。

当代科学确实解决了一些长久以来存在的问题。比如,有些景天的外表相似,但由于分属新世界和旧世界,最后被证明属于不同的品种,甚至不同的属,彼此之间无法杂交。而有些在大陆完全分离后才开始演化的品种,外表就不那么一致了。过去我们一直在自问“这到底怎么可能?”为什么有些品种那么像,却又不一样?现在,至少我个人认为这个理论已经很能解释问题了。

一开始,包括植物学家在内的所有人认为仙女杯肯定是拟石莲的近亲,实际上许多仙女杯一开始都被错认是拟石莲属植物了。他们为什么犯下这样的错误呢?过去,植物学家们仅凭形态学来鉴定植物属于哪个属,哪个亚属,哪个种及亚种。形态学是关于物理形态和大小的研究,而且或多或少会掺杂着主观因素,对鉴定亲缘关系并不在行,因此常常犯下错误。而通过化石来研究历史的方法在这种情况下也行不通,要知道,植物很柔软,极少留下化石。但幸运的是, “DNA序列”提供了新的研究思路,这是客观而且科学的研究方法,差错率很低。当今,DNA研究仍然属于前沿领域,希望日后更加深入的研究能够让我们在相关领域了解得更深。

历史上的仙女杯属

我们认识仙女杯属的时间并不长。第一个见到这种植物的人大概是这个地区的印第安土著了,但几乎没有相关文献流传。第一个亲眼见到它们的欧洲人则无疑是早期的西班牙探险家,毕竟这种植物在海岸线上到处都是。但相关资料依旧很少。第一份清晰的资料则是一位英国植物学家留下的,他不仅作了记录,甚至还命名了几个品种,但错误地将这些品种划分到了一个原产于欧洲的属里。在我关于仙女杯的品种名录里,你们可以找到相关的记录,包括早期的品种名称等。直到美国植物学家Britton和Rose开始在这方面进行严谨的科学研究之后,仙女杯才被看做是一个独立的属并有了合适的归类。但那时候他们创立的太多的属和品种,后来许多都被合并了。

随着研究的深入以及更加科学的研究方法的出现,当今的植物学家们得以更加理性地看待这些植物,而这就是当今分类学的进展。Britton和Rose(通常简写做B&R)的大部分研究发表于1903年,命名了两个属和其中几个品种,因此他们的名字频繁出现于品种名录里。仙女杯的拉丁文名字(Dudleya)是W. R. Dudley先生名字的拉丁文写法,他曾经是斯坦福大学的植物学教授,Britton和Rose希望以这个名字来纪念他。

仙女杯种植栽培

许多品种在通用的仙人掌土里就能够长的很好,盆栽的成功率也还能够接受,但有一些品种则很不适应人工环境。部分种植者(尤其是欧洲的)声称盆栽的仙女杯“短命”,导致很多人甚至不敢涉足于这个属。也许人工培植仙女杯确实需要更多的研究和探索才能找到最佳的方法,但我确信只要能够满足植物所需,人工培植并非不可行。它们已经在自然界中存活了上百万年,只要适当调整盆栽技术,让人工培育的仙女杯和它们在野外时的生命一样长应当是可能的。要注意的是,生长在峭壁上的植株通常能够从山体的地下水系里得到些许湿气,但大量水分长时间地浸泡根系将会导致烂根。当然了,大部分植物都是如此。

对大部分仙女杯品种来说,等盆土干透再浇水无疑是通行的办法。根系需要氧气,而淤积的水分会导致氧气无法渗入,导致根系被破坏。让土干透则是给根部透气的不二法则。峭壁上,土壤并不是牢牢嵌在岩石当中的,这让空气得以流通,给了根部天然的透气机会。而且,自然栖息地中的土壤也并不是特别肥沃,只是最普通的矿质土壤而已。有些仙女杯属成员还偏好沙地,在自然环境中它们就是这样生长的。在下加利福尼亚那广袤的沙滩上,许多品种的仙女杯都适应了那里的沙漠气候。

我自己也养了一些下加利福尼亚出产的品种,是从种子带大的。这里给出一些细节。我用的是中等大小的育苗盒,育苗土则是普通的灰土,没有添加任何植物营养剂或有机质,成行播种。所有品种的种子都在4-5天内萌发,这种飞快的出芽速度看起来是正常的,没有种子延后发芽。育苗盒放在南向窗边的通风处。第一年浇水要维持适当的湿度,之后我都是在土壤完全干透后才给水。粉蚧很成问题,但还好处于控制范围内。找到一种不损伤植物的杀虫剂很重要,整个景天科里的大部分品种都对部分化学物质非同寻常地敏感。

小苗长的很快,一年半之后就有植株开花了,甚至等不到移出育苗盒。对于原产地偏南的品种来说,冬季是它们的生长季,但来自北方的品种则和其他植物一起生长。有些品种不耐霜,甚至受不得半点冻,许多南方品种就是这样归西的。但有些北方品种基本上每个冬天都要经历下霜,甚至能够忍受轻微的霜冻。亚利桑那州的品种也许是最耐寒的了,它们本来就长在山区的一定海拔高度之上,那里的冬天冷得很。

仙女杯植株与种子的现状

特别奇怪的是,即便是今天也很难弄到仙女杯的植株或种子。当然了,一些常见的品种除外。这很令人伤心,却无法回避。造成这种困境的主要原因是无论植株还是种子都没有足够大的市场。足够大的市场需要足够大的需求,而足够大的需求意味着有足够多的爱好者收集它们,但实际很少有人感兴趣。这个属几乎是全世界最没人爱的多肉植物了!但其实它们非常引人入胜,许多都很美,也很容易盆栽。它们十分特别,有些稀有的品种本应更吸引骨灰级收藏家。但只有让人们更加了解这个属,才能更好地推广其中的品种,才能引起人们长久的兴趣。植物爱好者们通常喜欢收集一些新鲜而少见的品种,并为之雀跃不已。仙女杯属就是一种既美丽大方,又能让自己的藏品“上档次”的选择,就看是否有聪明伶俐的人敢于尝试了。

如今,有些仙女杯的品种已经享誉全球,比如D. brittonii。但也试试别的品种吧!实际上,即便在其原产地,你也很难见到人工栽培的仙女杯,有些当地人甚至都不知道这种植物的存在。户外的花床里几乎没有装饰用的仙女杯,而那里本应是其栖息地的。去度假胜地圣地亚哥看看吧,开车在城里转转。要知道,这座城市几乎位于所有品种仙女杯的原产地中心。但你能看到满花园的莲花掌(来自遥远的加那利群岛!),能看到一盆盆的拟石莲(也不是本地的),能看到市场上贩卖着许许多多来自世界各地的植物,却独独没有人栽培土生土长的仙女杯。多么令人伤心,它们的家乡的那许多邻居甚至不知道它们的存在。有些仙女杯还在城市的野地里默默生长着,但也很难找寻了。整座城市里都没有仙女杯曾经存在过的印记。也许有些当地人可能知道它们长在什么地方,甚至能带你去看看,但你自己是怎么也没办法在这座人类彻底改造过的城市里找到仙女杯的。

在附近的乡村地区,我曾激动地发现了几棵D. pulverulenta(雪山)长在路边的杂草里,离城镇约15英里远。但那是因为我在刻意地寻找它们。我常常想,在人类过度开发这里之前,会不会有更多的仙女杯生长于斯呢?我们也只能假设如此了。可悲的是,有一位育苗者(Jim Russ)曾告诉过我,二十五到三十年前他曾亲眼看到过推土机从路边铲走了大堆大堆的D. pulverulenta(雪山),它们就那样默默地死去了。这意味着当地人是多么看轻这种植物。他试着救了几棵,但理论上这是违法的。当地法律禁止家养野生植物。在我看来,这里无疑是个伤心之地,美国人本应对大自然表现出更多的敬重。

如何收集仙女杯属

如果有人想要收集仙女杯属的植物,他或她应当怎么弄到这些鲜为人知的品种呢?更何况越是稀有的品种越是让人垂涎欲滴。我说不上来任何具体的渠道,而且怀疑是否有别人能说得出来,毕竟其本身就没有任何渠道可言。有些好品种倒是能在大型仙肉苗圃里找到,但对于稀有的品种而言,那些苗圃也无能为力。也许当今有少数的私人收藏家或植物园藏着几棵,但几乎没有任何消息流出。想要收集珍稀品种确实十分困难,它们大部分还生活在野外,受美国和墨西哥的野生植物保护法保护,永远不能被带回家。收集种子可能还行得通,砍头也勉强算是打个擦边球。现在你也许明白了为什么仙女杯属植物的人工培植如此罕见,法律总该给狂热的收集者们留一条活路吧。

新人想要成为收藏大家恐怕要付出巨大的努力和漫长的时间,还得经历无数的困难。或许新的爱好者们首先应该做的就是和志趣相投的人建立联系,而互联网大概是最好的起步之处了。通过这样的联系,爱好者们有机会交易植株或种子,也能分享一些经验。当今有些苗圃能够提供少数几种种子或植株,但随着人们对仙女杯兴趣的提高(但愿如此!),更多的苗圃将会捕捉到商机并购入种子。可惜的是,至少在今天那些罕见的品种还是有价无市,不仅没有人工栽培,而且就我了解也没有人试图从野外收集过种子。

另外,鉴别仙女杯属的植物必须要当心,无论是成株还是种子。有些卖家所标出的名字并不准确,而应对的办法只有一个:自己小心!讽刺的是,有时候卖家甚至不是故意要这么做的。那为什么这些植株和种子不可靠呢?这就要看它们是从何而来的了。苗圃或自家产的种子通常不是纯种的,这很好理解。温室或花床里的各个品种通常挨得很近,但在野外它们却很少交集。要知道,仙女杯三个亚属的属间杂交可育,如此近距离的摆放可能让它们在无人发觉的情况下就已经互相杂交了。但自然条件下的杂交并不常见,栖息地间的距离之远提供了天然的物种隔离。因此要说品种的话,野外收集的种子才更加可信。

想要得到纯种的种子,就得把每个品种之间相互隔离开,但其所需的间距十分难以满足,因此鲜有人这样做。从野地里收集纯种的种子倒是可行,但是得深入偏远地区,跋山涉水,其中不乏危险的地带,而且很多地方都受墨西哥新法律的保护。很少有人能够为了种子付出如此之大的努力,更不要说种子商人了。仙女杯本就是需求低迷,利润微薄的代名词。

另一个难处也值得一提。鉴别来源不明的仙女杯植株是很困难的,或者说基本不可能,即便是野生的品种也一样。许多自然条件下的仙女杯属植物都很难辨认。要是你不信,就随便找一盆不明仙女杯给植物学专家看看吧,他们很可能(明智地)不做任何评论。这种困难性一部分是源于相关文献太少了,没有足够清晰准确的文字描述或图片资料存世。另一部分则是由于这些品种本来就长得很像。

仙女杯珍稀品种的保护

当然了,有些仙女杯品种十分稀有,濒临灭绝,需要加以特别的保护。从野外收集野生植株必须被禁止,尤其是对于那些珍惜品种而言。但我认为收集这些品种的种子应当是有益无害的。如果野生的某个品种行将消失(实际上它们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消失!),世界上最好还有其他的地方能够储备着这种植物。但私人收藏的植株无论养护得多么精心,在主人辞世后总免不了无人管照的厄运。因此,真正有效的储备必须是能够维持数百年的。只有克服了这个问题,“诺亚方舟”才有可能实现。植物园很少能储藏太多品种,它们既缺乏经费,也没有空间。

美国仙肉协会(CSSA)有一项服务叫做ISI,通过CSSA Journal向公众提供稀有植物,有些仙女杯属植物不时能够名列其中。ISI收录的植物都有各自的编号。只要可能,我在例举品种名录的时候总是尽量引用正确的ISI编号。CSSA另一项服务是提供种子,有些仙女杯属的种子就是这样流通开来的,此服务以后也会不断继续。但不幸的是,种子并非每年都有资源,这完全取决于收集种子的人是否愿意贡献出来。很少有人愿意。对于狂热的爱好者来说,我建议密切监视CSSA的这两项服务。还要注意的是,CSSA所提供的品种很少再出现第二次,所以该出手时就出手吧!

仙女杯品种

格瑞内(greenei)阿尔比芙洛亚(albiflora)
御剑caepitosa雪山(pulverulenta)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